德甲分析:柏林赫塔 VS 柏林联合 赫塔锋线乏力

柏林赫塔本赛季走势被动,联赛开打之初,他们一度陷入四连败的尴尬局面中,随着联赛的深入,球队的状态有所好转,但是战绩依旧不突出,当前球队仅仅拿到2胜2平5负的战绩,名次跌落到第13的位置,而主场一场不胜的局面让球队也颇为无奈。

柏林联合的走势则是要乐观很多,当前球队的主客场都处在均衡的发挥中,自此名次乐观,当前球队以16分的积分排名联赛第六,近期球队的战斗力依旧突出,继上轮客场2:1反客为主取胜科隆之后,近六场比赛球队拿到了3胜3平不败的战绩,当前队中抢分积极性颇为高昂。

针对这场赛事,当前各大公司纷纷开出的是主队让平半的指数,从整体走势不难看出,柏林赫塔的阻力不小,柏林赫塔虽然是在主场作战,但是本场该队并没有多大的优势可言,本赛季该队的主场走势颓废,联赛开打到现在还处在未开斋的局面中,1平3负的战绩已然说明了问题所在,本场做出让平半的姿态也显得颇为牵强和托大,柏林联合的客场应战能力不错,四场客场下来球队拿到了2胜2平不败的战绩,防守工作做的比较到位,可见本场之战他们更有资本和柏林赫塔周旋。

此文章内的所有观点和内容皆为作者个人意见,并不代表BoTi体育观点;文章所示的任何数据和资料仅供合法中国体育彩票参考及交流之用。

任何公司或自媒体如需转载,请标注“转载自BoTi体育”,严厉打击任何抄袭行为,我们将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

再次颠覆传统衣物洗护行业,COLMO TURING干洗护理空间站以科技赋能生活

凰家看台 92年了女人终于开始执法世界杯

卡塔尔豪尔海湾球场,38岁的法国人斯蒂芬妮弗拉帕尔,执法了德国VS哥斯达黎加的比赛。这是男足世界杯92年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女子主裁判。

斯蒂芬妮弗拉帕尔并不太孤独。本届世界杯129名裁判中,有6名女性,包括另外两名主裁判萨利玛穆坎桑加(卢旺达)和山下良美(日本),以及3名助理裁判纽萨巴克(巴西)、卡伦迪亚斯(墨西哥)、凯瑟琳内斯比特(美国)。

在中国,女足除了能赢得比赛,还能用来讽刺男足,这是一个“社会共识”。但其实,男女足是两个发展不均衡、竞争不对等的领域。

男足世界杯始于1930年,半个世纪过后的80年代,地球上才有少数国家发展女足运动。1991年在中国举办的第一届女足世界杯,只有12支参赛队,赛事有6名女裁判,但被定位为助理裁判。直到季军战才出现全部女裁判的组合。巴西主裁克劳迪娅搭档边裁左秀娣(中国)、琳达布莱克(新西兰),上演国际足联赛事第一次全女裁配置。

当时参与足球运动的女性基数太少,要找到兼具能力与经验的女裁判,难度大于凑一支球队。前瑞典名哨英格丽荣松(Ingrid Jonsson)就是这样的稀缺品。

英格丽在球队里的位置是守门员,走下球场,她还是一名体育老师。1983年她迷上裁判这个角色,大概因为她的丈夫是一名俄式冰球国际级裁判。1991年女足世界杯时,已经拥有相当经验的英格丽,出任决赛边裁;四年之后,她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在家乡父老面前作为主裁判吹罚瑞典女足世界杯决赛。

女裁判在世界杯开疆拓土的步伐很快。1995年第二届女足世界杯的女性裁判已增加到14人,男性裁判减少到11人;1999年美国女足世界杯开启世界杯裁判“全女帮”历史,31名女性裁判执法全部52场比赛。2000年悉尼奥运会,全部女足比赛都由女裁判执法。

当然这么说对也不对,以前女裁判要执法男足比赛根本不可能,而女足比赛却得依赖男裁判。若国际足联不采取主动措施,女裁判在行业里能获得的锻炼机会将很少。国际足联此举的出发点也很简单,希望提升女性在足球赛事中的参与度。

好士兵用子弹喂出来,好裁判也要靠自己一声声哨吹出来。几乎每一届女足世界杯,都会有裁判让比赛双方都不满。很多心急的女球员说:“要不还是叫男裁判来吧,不管男女,吹得准才是真理!”

作为一名经历过男女搭配、全女组合的裁判员,如今担任国际足联讲师的英格丽荣松在2019年预言:“未来将有很多女裁判进入男子比赛领域,不是因为性别平衡需要,而是建立在执法水平拉近的基础上。”

2019法国女足世界杯参赛球队已经达到24支,相比1991年已扩军一倍,场内裁判组全是女性,不过首次在女足世界杯启用的视频助理裁判(VAR),都交给了有操作经验的男裁判负责。所以时隔20年,男裁判又回到女足世界杯里了。

理论上,视频助理裁判这种不太需要体力的岗位,可能更适合女性?不过卡塔尔世界杯的视频助理裁判团队里还是没有女性。

全球211个足球协会共注册了2823名国际级裁判员,其中女裁判822名——这里面只有20名是视频裁判,数量远远低于主裁判(343名)和助理裁判(459名)。毕竟视频助理裁判还是个新兴岗位,女性比例偏低,可以理解。

2020年9月,女裁判连续在南美解放者杯比赛中担任边裁,这并不是预设好的剧本,两场比赛都是因为原定的男裁判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阳性不得不临时退赛。疫病流行年代,裁判组不得不起用备胎,女裁判就这样走上南美大赛舞台。

这让人想起女足运动第一次大规模发展恰恰是在一战时期。当时男人都上了战场,后方需要更多妇女进厂,足球这项“工人阶级的运动”才有了更多的女性参与者。

1920年英国和法国两家女足俱乐部组织了一场交流赛,被认为是史上首场国际女足比赛。

这次女性足球萌芽未成规模就被旧势力扑灭了。英国在1921年年底禁止女性到足总附属球场踢球,这一禁令维持了整整半个世纪。找个球场踢球都困难,更不要说当裁判。直到1999年,瑞士成为首个有女子裁判执法男足顶级联赛的欧洲国家。欧洲五大联赛最早有女裁判登场的是德甲,在2017年(柏林赫塔VS不来梅)!

此后,女性获得的男子比赛执法机会逐渐增多。2016年5月,曾在联合国工作多年的塞内加尔职业外交官萨穆拉(Samba Diouf Samoura) 当选国际足球首位女秘书长,助推了女子裁判的发展。

国际足联在2018年官方认定“第一位执法男足比赛的女裁判”是土耳其的德拉桑阿尔达 (Drahşan Arda),她曾在1968年执法一场男足友谊赛。民间足球史则认为奥地利女子伊迪丝克林格(Edith Klinger)才是先驱,她曾在1935年到1938年期间活跃于男子足球赛当中。

要成为一名走上顶尖舞台的女裁判,需要经历很多历练,国际足联也有意循序渐进引导女裁判走上最大舞台。

筹备2019女足世界杯时,国际足联提早在2015年启动“2019年法国之路”女性裁判项目,对入选世界杯裁判名单的女裁判们进行培训,并在U-17和U-20女足世界杯以及在更多的男足青少年赛事中锻炼女裁判。

本届卡塔尔男子世界杯的三名女主裁,全都经历过2019年女足世界杯,已经亮相的弗拉帕特是2019年女足世界杯决赛主裁判。

2020年,弗拉帕特成为首位欧冠女主裁(尤文图斯VS基辅迪那摩),2021年她又成为首位男足世预赛女主裁(荷兰VS拉脱维亚),可谓当今女裁判的实力天花板。

36岁的山下良美在亚洲履历辉煌,她是首位亚冠女主裁(墨尔本城VS全南天龙),带领全女裁组合首次吹罚亚足联杯(缅甸仰光联VS柬埔寨金界世界),并执法过东京奥运会女足比赛。

33岁的穆坎桑加最年轻,但也带领全女裁团队执法过男足非洲杯,且个人有一项非凡纪录——2017年她作为主裁判,登上海拔5892米的乞力马扎罗山山顶,吹罚了一场“世界海拔最高足球赛”。这场比赛主题为“平等竞技场”,由美国国脚林赛等名将支持,她们在氧气稀薄的山峰踢了90分钟的11人制足球赛,只为唤起人们对于体育领域男女不平等现象的关注。

女裁判被男性球迷接受确实需要一个过程,也需要克服很多障碍。巴西女裁判费尔南达科伦坡曾在一场厄瓜多尔的表演赛假装要给球员亮黄牌,却从兜里掏出纸巾给自己擦汗,这一幕成为足坛幽默经典。但随这一幕而来的却是网暴,科伦坡的社交账号上出现了止不住的污言秽语。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时,曾有媒体报道科伦坡会成为唯一一位女裁判,但事实上她的丈夫才是那届世界杯的裁判。

斯蒂芬妮弗拉帕尔是幸运的,成了执法男足世界杯的第一个女性主裁判。但正如国际足联裁判部负责人布萨卡所言:“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判罚质量,而不是性别。我希望在未来,挑选优秀的女性裁判参加重要的男子比赛会被视为正常的事情。”

以后会有更多女裁判执法男子比赛?并没有什么问题。这不是一场性别战争,这只是一场男女值得共同玩耍的游戏。